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注册 找回密码

动动8|专业动画师交流论坛|动画教学|动画资源



1257

主题

2076

帖子

741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414
发表于 2017-6-14 22: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上帝の诱惑 于 2018-6-25 22:37 编辑



        第 88 届奥斯卡颁奖礼在好莱坞杜比剧院拉开帷幕。《头脑特工队》毫无悬念赢得了最佳动画长片奖!皮克斯可谓拿奖拿到手软,在此之前还获得了动画领域最高荣誉的安妮奖。


       彼特·道格特获奖感言:我们要告诉初中生、高中生们,这段时期你也许会难过,你没法做出选择,但你可以努力去做出改变。罗纳尔多·德尔·卡门则表示:每一句对白,每一帧画面,每一个像素点,都离不开约翰·拉塞特的功劳,他应该上台领奖,我要感谢所有剧组成员。



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提名的五部作品


      当我第一次给人们传达这个想法的时候,“这是一个电影,是关于小孩子头脑中情绪的影片”,我似乎只能理解两种反应中的一种,他们会给我大大的微笑的眼睛,而且像Lil’Nipper的狗斜着头呆呆地盯着我,最后终于我都明白这两种反应了其实是一样的,他们会说:“是的,祝你好运,做吧”


      当时这个想法还是比较抽象的,但我的激情很高让我不觉得把它具体化有多难。大部分的电影都有可以开始着手的地方,比如《虫虫特工队》、《海底总动员》、《机器人瓦力》等,甚至我们的《怪物大学》都可以以动物组合的形式呈现,但是情绪是什么样子?或者抽象的思考长得如何?潜意识又是什么样?我们对此无法衡量它,当我们开始做的时候也没有什么能具体告诉我们是否正确?


       当然,思想的长相如何?这个答案是源自于特殊心理,异乎寻常的艺术家们的心理。这种设计是漫长的过程,一开始要富于想象,获取一些形式上的东西和固定性的形体,有些设计画面可以很快地被确定当其他的东西比较难以捕捉的时候,这是一个神奇而又引人入胜的过程 但当我们看到制作时间表迅速缩短的时候还是有一点吓人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把一些角色和世界的环境从云里雾里的概念转移化为实际的东西,在电脑里建模、画贴图、打灯光。


       这个过程感觉是如此的独一无二和令人兴奋,因此我们想把这个经验和你们分享,感觉是给我们自己制作一样在这本书上制作了这个艺术品。一开始你会看到比较繁多的概念,从各种各样的艺术家中看到一些极不寻常的东西,从超过数百的绘画图纸中我们找到几个感觉很好的,我们会把它提炼并具体化,这些都会在书中呈现。接近尾声,你会看到我们完成的电影,设计改进、动画缩略图的绘制、灯光研究、包括这里的一些字幕以及画面背景的更多信息。但除此之外,我们决定让作品自己来表达。


      回头看,我相信我们这些从事这部电影的人都会通过这个未知的心灵大片感到这是一个快乐的旅行,这感觉就像我们去长途跋涉一样。





《头脑特工队》
想法来源?

       他有了第一个孩子之后,他的生活重心似乎发生了一点变化。“我有工作的热情,但是我也想陪在我的儿子身边。可能这就是这部动画所要讲述的东西吧。”peter说。

  2009年之后,peter几乎从影迷的视线里消失了,其实那时他就在构思《头脑特工队》。那段时间,peter是因为11岁的女儿突然性情大变而产生了灵感,想看看孩子的脑袋瓜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最后女儿都快17岁了,影片才终于完成。

    “其实我没有一天不在怀疑,我是不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这电影不行啊!”这五年多的时间里,peter的压力非常大。不过当他对记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竟突然“演”起来,一副瘫倒状,又吐舌头又“装死”,整个屋子的人都被他逗得不行。然后他又可以分分钟恢复正常,继续下面的深刻话题。恩,看来没有蛇精病的动画大师不是好导演。


       peter说,“很多人和我说,‘我的儿子都没法好好表达自己的想法,但是看了这部动画好像让他开始改变了。’这样真好啊。”这种角色之间的情感碰撞还有和现实生活的紧密联系让皮克斯的动画一直走在行业前列。“主角其实就是你自己,观众在观影过程中也一起学习和体会生活,就像是走过了主角的路一样。”

       大学时有人画画非常厉害,但后来我发觉技术只是达成目地的手段而已。技巧,好像一个板凳,可以帮你拿到柜子上层的牛奶瓶。有些画虽然很漂亮,你却感觉不到他要传达的东西。我比较喜欢的画是背后有东西说的,那个画家可能很粗鲁,但你可以感觉到,有讯息想从画里面蹦出来,我喜欢寻找这样的人。


       道格特反复强调,《头脑特工队》最大的难度在于同时讲述发生在大脑内外的两个故事。尽管内外八二开,讲究个主次(毕竟在脑洞里大做文章,更有助于炫耀皮克斯新技术在造梦上的显著成效),在最初设定中,脑洞里远比现在拥挤,除了五种情绪坐镇司令部,那边厢还有“理智”分庭抗礼。构造一复杂,问题就来了,如果这场战役沦为为大脑内的“理智与情感”之战呢?道科特选择让“理智”隐身,有着关键性的意义:女主人公成为独立个体。喜怒尽管再浪涛汹涌,《头脑特工队》依然赋予了女主人公独立、冷静地做出每一个决定的自主权——不由情绪主导,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成长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57

主题

2076

帖子

741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414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22:2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帝の诱惑 于 2018-6-24 23:23 编辑

彼特·道格特制作的专访

Q:首先感谢你拍出了这样一部动画片,我知道你的灵感是来源于你的女儿,但是看到成品还是令人很惊喜。我想这部电影会让很多人重新看待他们与家人的关系,这也是你所追求的初衷吗?

彼特·道格特:哦是的,当我们最开始运作的时候,仅仅是为了有趣的主意,想想看,让愤怒什么的成为一个角色,这就是动画片该做的事情,可以把这些角色变得非常动人,但是当我们深入运作了之后,就在想,这个命题可以挖掘得更深。没错,看漂亮的颜色和动作是很有趣,但片中也有复杂性和深度。

情绪们最赞的一点在于,你根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我们每天都在经历这些,但是却不知道它们是从哪儿来的。恐惧啊,愤怒啊,这些都像是自己找上门来,这部电影就在这些方面做了很多思考,这对于人们来说是很重要的。


Q:你们在电影里创造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但是大家都能感受到那不光是想象力,还有很多严谨的逻辑和科学依据,是这样吗?

彼特·道格特:是的,这个创意最难的地方就在于它是一个抽象概念,所以不像小鱼啊,汽车啊,昆虫啊,你可以去看着实物再创造。但是这些……比如愤怒应该长什么样呢?没人知道。我们必须努力让它看起来很具象,很真实,但这也是最有趣的部分。

Q:所以你们有做过很多心理学和生物学方面的研究吗?研究大脑是如何运作的等等?

彼特·道格特:有的,我们没有只是凭空设想,我们去寻找了科学依据:人类是如何思考的?为什么会遗忘?人会有多少种情绪?每个都是怎么产生的?我们找来了许多科学家,一边问他们问题一边记笔记。最终这些研究对影片的影响非常大,不仅仅是在形象设计上,更是在几个主角的性格塑造上,让我们搞清楚,比如是什么驱动了“厌厌”,是什么让“怒怒”不高兴,比如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这就会是触发怒怒的开关。所以科学家们的帮助非常大。

Q:你在这部影片上花费了五年的时间,五年拍一部片子,我知道这在皮克斯并不罕见,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你有没有自我怀疑过,万一搞砸了怎么办?

彼特·道格特:几乎每天都在怀疑啊,哈哈。你知道,当你开始着手的时候,感觉一切都充满了潜力,觉得超激动。但是几周,几个月过去之后,你就会想:哦等一下,这个好像比我预想的难多了。再接着做下去,不一定在哪个时刻你就崩溃了,想说天哪,我浪费了这么久,我还浪费了其他人的时间和金钱,这次肯定是砸了啊。但之后你还是得从那个情绪里慢慢爬出来,找到可行的办法,一点点再去搭建,整个过程就像让情绪坐上了过山车。


Q:影片最后的设计也很特别,你是怎么想到让Sadness变成一个很正面的东西,又把它作为故事的主旨的?

彼特·道格特:在最开始,我们曾经让乐乐跟怕怕分在一组,所以她一开始是跟怕怕一起去探险的,而不是忧忧。我们做了很多功课,那时候已经是第三年,我们已经开始准备内部试映了,准备给约翰·拉塞特和其他人看看,但那时候就有个声音在我脑海里跟我说:不对,哪里出问题了,这样不行。

之后那个周末,我去森林里散步,在那儿思考我该怎么办,也许我该放弃了,电影根本就不行,我还浪费了这么多人三年的时间。然后我就想,我自己最在意的是什么,比如我真的辞职了,我会想念我的车子房子,但最让我割舍不下的还是我的朋友,同事。然后我就回想到,那些跟我感情最深的朋友们,往往不是跟我一起开心玩闹过的那些,而是曾经让我生气的那些人,让我害怕的那些人,让我为他伤心,或者能跟他一起伤心的那些人。突然间我感觉就开窍了,我创造的这些小人,他们也是构成人与人关系的重要部分,而人与人之间的交集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所以我觉得忧忧才应该是那个重要的人物,如果运用得好,她会是一个“纽带情绪”,这个纽带,至少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你的几部作品有什么共同的命题吗?

在你心里好动画的标准是什么?


Q:说道这里,从《怪兽公司》到《飞屋环游记》和《头脑特工队》,在你所有的作品中,有什么一以贯之的主题吗?

彼特·道格特:当我拍某个片子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我觉得做太多分析是个挺危险的事儿,但我现在觉得,或许“失去”是个我很关注的主题。当你逐渐长大,或者人生发生变化的时候,总会得到一些,又失去一些,得与失是捆绑在一起的。而只有当你经历失去的时候才是情绪最能迸发的时候。比如在《怪兽公司》里,毛怪最后失去了Boo……我也说不清楚,也许你应该问问别人的看法哈哈。


Q:现在回想一下,当年在加州艺术学院的那段经历对你的职业有着怎样的意义呢?

CalArts培养了无数动画界大咖,这是2013年众位大师重回A113教室拍摄的合影。脸最瘦帽子最高那一枚就是彼特·道格特。哦对了,他也搞过音乐来着。

彼特·道格特:哦,CalArts,那是一个学东西的完美去处,有很多指导老师都是那时候动画界的大咖,会来给我们上课。而且你身边都是非常有才华的人,所以我当年也跟我的同学们学了很多,现在他们也都在迪士尼等其他公司工作。还有一个好处是在那里你开始习惯自己的作品被被人评判。因为你知道对于一个搞艺术的人来说,如果有人指着你的画说难看,你简直就(彼特做了一个很夸张的胸口被插了一刀的动作)。但是你很快就习惯了。你会明白工作就是工作,一旦做完了就应该要讨论,看看有什么需要改进的,怎样能让它变得更动人。当年那种学习方法其实也能体现皮克斯的工作方式:大家凑在一起研究一个点子够不够好,我们加点这个怎么样,我们改点那个怎么样,再删掉那个如何?很快,你那个最初的想法就变得加倍强大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57

主题

2076

帖子

741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414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22: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Q:《头脑特工队》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功,那么让你自己觉得最骄傲的是什么部分呢?

彼特·道格特:我觉得最让我满意的还是头脑中到底在发生什么这个概念本身,这个主意让我们可以发挥出很多很酷的东西。一方面,(这些人物)是全新的,从没有人见过;但另一方面,这又是每个人最熟悉的东西。我们都曾被一些歌洗脑过,我们都会突然想不起一些名字,啊!我怎么就想不起来他叫什么了这种的。而这部电影得以去展现这些部分,把它们具象化,跟你解释,那首歌是从哪儿来的,你昨天晚上做的梦是怎么来的,等等等等。




Q:每个人都觉得《头脑特工队》能拿奥斯卡。但就以你的观点来看,什么才是衡量一部动画片是否成功的标准呢?

彼特·道格特:对我来说,如果我看到一部动画能够抓住我的心,久久都让我不能忘怀,这对我来说才表示这部电影真的够优秀。在动画片中我们可以利用这个类型的优势发挥很多东西,比如在《头脑特工队》里就可以创作这样超现实的角色。但说到底,不管这些东西再怎么奇思妙想,再怎么有趣,最终还是关乎于你的表达是否真诚和真实。我觉得我们创作过的动画,我创作过的动画,就都是这样的,我都会把生活中经历过的东西融入进去。







彼特·道格特来访中国聊聊《头脑特工队》的创作








扫一扫关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动动8|专业动画师交流论坛|动画教学|动画资源

    

动动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